小说吧每日更新性小说激情小说情色小说换妻小说,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妻子第一次被别人插入

发布:色小说2019-11-12分类: 人妻熟女

  我和妻子是在大学校园里认识的,彼此都是初恋。
 
  那时候的她还是我的女友,羞涩,传统,对性完全懵懂无知。
 
  我们似乎是注定的姻缘,很奇怪,总也拆散不了。
 
  大三的上学期,我想通了,放弃了对一个女神的固执地暗恋后,感情的道路瞬间就打开了。
 
  和妻子认识的那段日子里,彷佛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是跳动的!我们两有说不完的话,2007年的大学校园里,最流行发大段的短信。
 
  我们包了800条的短信包,但是仍然要超支。
 
  那个时候QQ还没有这么普遍,手机上网远没现在发达。
 
  爲了多发文字,每条短信都会写足,然后再发送。
 
  如果单相思不算恋爱的话,我和妻子都是彼此的初恋。
 
  从此,南部省会的大学校园里,多了一对单车情侣,后座上的妻子单纯而幸福,手握单车龙头的我,彷佛把握著我们共同的幸福,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一路狂奔。
 
  很快,一年过去了,妻子大学已经毕业,她几乎没有忧郁,选择留在了这个城市。
 
  我在校园附近找了一个住处,把她的行李搬了过来,我们住在了一起。
 
  她开始第一份工作,拿著微薄的薪水,我们满足地过著二人世界,却不知道有一个危机一直存在。
 
  妻子的父母并不同意她的选择。
 
  而妻一直没有告诉我这个事实。
 
  有一天晚上,我们做完爱以后,妻子告诉我,她爸爸托她叔叔给她在邻近省份的一个旅游城市G市找了一份工作,她爸爸一定要她去。
 
  她问我:如果我去了,我们是不是就完了?我理智地分析了距离可能会导致的结果,然后她哭了,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我也流下了泪水。
 
  不久几天,我带上她的行李,送她上了南下的火车。
 
  而我,即将面对毕业,求职和考研同时进行。
 
  我来不及悲伤,就投入到紧张的毕业生涯中去了。
 
  到2009年3月份,考研的成绩已经公布,求职的结果也大致清晰。
 
  我基本定了下来,还是在本校攻读硕士学位,虽然很想马上工作,但是2009年的金融危机的威力实在惊人,我虽四处奔波,终究工作不如人意。
 
  定下前程的我,终于第一次买了去G市。
 
  买最便宜的绿皮车厢,晚上10个小时车,临晨5点到达,坐摩的到达妻子的住处。
 
  寒风中,她穿著睡衣在小区门口等我。
 
  看到她的那一刹那,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吃完了她炖的排骨汤后,急忙洗澡,而她已经在床上等著我。
 
  我掀开被子,熟悉的体香进入我的鼻孔,我压倒在她身上,熟练地吻上了她的唇,探索著她的香舌,妻子很配合地伸出舌头,我们交缠在一起。
 
  我的手指探索到妻子的私处,下面已经泛滥得不成样子,我打趣著说:都这么湿啦?妻子没说话,保住了我,而小手则抓向我的阳具。
 
  我当然已经一柱擎天了!我一插到底,妻子里面湿热不已,她已经开始动情地扭动,太久没有相互相互依存的肉体,火热,激烈。
 
  我在G市呆了五天,这五天,我似乎把一年内积攒的精华都挥洒了出来。
 
  每天我把晚饭做好,等妻回来,吃完饭就洗澡,然后就大战到底。
 
  第二天早上,也必然要来一发。
 
  暑假来了,我在G市呆了整整两个月,正是这两个月里,改变了我和妻子日后的生活。
 
  G市是旅游城市,山水甲天下。
 
  妻子上班的时间里,我买好菜,其余的时间就是玩。
 
  我在G市能玩的地方都玩了个遍,最后还是回到了电脑前。
 
  最后,如朋友们猜测的,我接触到了绿帽文。
 
  在此之前,我看了无数的A片,但是几乎已经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再绝美的女优也引不起我的兴趣,反而是绿帽文,让我的JJ昂首挺胸,激动不已。
 
  那个时候看的绿帽文很杂,什么类型的都有。
 
  我不自觉地把文中的女主角幻想成女友,经常分不清文中被民工/痴汉/同学凌辱的美女是自己的女友还是别人。
 
  寻求刺激的我,会拿出JJ手淫,并按照色文的情节,幻想女友和猛男在做爱。
 
  那时候最喜欢幻想的场景就是一个鸡巴巨大的男人仰面躺著,而女友则全身赤裸地坐在猛男的身上,猛男的大鸡巴插入在女友的阴道里。
 
  女友自己摸著乳房,腰肢在疯狂地扭动。
 
  每幻想到这里,撸不过两分锺,就喷射了。
 
  射完以后是无尽的空虚。
 
  。
 
  。
 
  。
 
  。
 
  。
 
  日複一日,我越发感觉自己已经陷进去了。
 
  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我也开始幻想。
 
  甚至说一些让别人一起来操她的话。
 
  她有时候会配合,有时候会沉默。
 
  朋友们通常会用到调教这个词,但是这个词用在我和女友身上并不贴切。
 
  我在发现了自己这个癖好以后不久,就在一次深夜后的水乳交融后,深沉而真诚地告诉了女友这个事实。
 
  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害怕。
 
  女友说:什么事,你不要吓我。
 
  我说:你会接受不了,但是你千万要相信,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
 
  我要告诉你,是因爲我觉得我已经独自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了。
 
  女友:你说吧。
 
  我:我想让你和别人做爱。
 
  我顿了顿,女友没说话,我继续说:可能是色文看多了,我特别喜欢幻想你和别人做爱,我会很兴奋。
 
  并且我现在是真切地体会到,我真的希望你和别人做,我想看到别人的鸡巴插进你的阴道。
 
  想看到你在别的男人的抽插下达到高潮。
 
  我很爱你,爱你越多,这种怪异的想法越重。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但是基本是我在说话。
 
  聊天的内容我不能完全记起。
 
  最后,女友说:你不要担心,也不要有心里压力。
 
  那种色文你少看一些吧。
 
  我明白,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能说服她。
 
  对没有这个奇怪癖好的人来说,这无异于灭绝人伦吧!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还是恩爱如初,我们都避免提及这个话题。
 
  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在我们爱爱的时候说一些找个猛男一起来干你吧的话来刺激她,而女友也开始慢慢回应我,有时候则是默许地配合。
 
  从她的身体,我可以明确感受到,由于这些催化剂而带来的作用。
 
  明显的,她下面分泌的爱液更多了,腰肢的扭动也更加疯狂。
 
  有时候,她会问我,你找个什么样的人来操我?我告诉她: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喜欢帅的,稍微胖一点的。
 
  我说:好,那就找一个帅哥,他的JJ很粗大哦,比我的大多了。
 
  我们两同时把JJ插进你的阴道吧!女友很天真地说:怎么可能同时插两根啊。
 
  从此,我们做爱的时候,多了一项调情的方式。
 
  它的作用很明显,让我和女友都变得兴奋,刺激。
 
  但是我射精以后,则内心出现一种倦怠,甚至对淫妻这个念头有一点反感。
 
  本能地避免去继续考虑这个问题,这其实是一种潜意识的逃避。
 
  女友在清醒的时候,绝口不提淫妻的事情。
 
  可以说,做爱的时候的意淫并没有实质性地推动过淫妻的进展。
 
  顶多只是让女友想象到了这种情景,也体验到这种方式的刺激感。
 
  女友最终同意和我一起玩这个成人游戏需要跨越的两个巨大壁垒是:安全和爱情。
 
  安全主要是顾虑社会大衆对这种荒唐行径的批判,如果事迹败露,肯定会名誉扫地,十分丢脸;安全的另一个方面是我们寻找的游戏伴侣本身可能带来的危险,包括他的健康问题和人品恶劣带来的危机。
 
  爱情问题则是女友最深层次的担忧,她一直困扰的是爲何她的男友念念不忘地想让她和别的男人上床做爱?在她对我能确信之前,她怀疑我是不是不爱她了,在设计她?或者最大的可能是我以她作爲筹码,交换她,目的是爲了和别的女人上床。
 
  得益于对女友心理的分析,我用一种缓慢的说服方式,逐步地解除了女友的戒备。
 
  我在一些专门的网站上看了大量的色文,其中不乏对淫妻男女心理的分析,有一些确实很中肯;我还搜索了一些性心理的文章,获益良多。
 
  国外的一些色情片,把淫妻的心理描写得很到位,比如有一部法国的电影,讲述的是上流社会一个贵族,娶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后,带著妻子在古堡里度蜜月。
 
  但是男主人公总是因各种原因,躲开了和新娘子做爱。
 
  而新娘子在喝下仆人端上来的牛奶后,就奇怪地发情了,无法控制地想做爱。
 
  第一次是和年轻的马夫,然后是年老的管家,然后是一个女仆人,接著同时两个下人,同时和新娘子做爱,一次又一次。
 
  每次新娘子苦苦等待男主人回来,很甜蜜地在一起,但是刚开始要做爱的时候,就有事被打断了。
 
  有一次,男主人公带著新娘子在野外,缠绵一番后,宽衣解带,正欲行事,年轻的马夫来了,和男主人说了几句,男主人就离开了。
 
  新娘哀怨地看著丈夫离开,然后跟随马夫来到上次他们做爱的地方,开始激烈得享受起来。
 
  而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男主人的设计,并且他都全程观看妻子与家丁的做爱过程。
 
  新娘慢慢喜欢上了这种肉欲,她开始喜欢群交,即使不给她喝催情的牛奶,她也开始需要。
 
  男主人最后一次看到新娘子自己从卧室里走到仆人的家中,自己解开睡衣,和仆人们搞到一起,他满足地笑了。
 
  最后,男人带著妻子一路欢笑从古堡离开,车子径直开到一个俱乐部门口,男主人带著漂亮的妻子登堂入室,大厅里一衆男女鼓掌欢迎。
 
  年轻的妻子微笑著脱下外套,露出了充满活力的胴体,毫不扭捏地和其中一名男子爱抚起来。
 
  这部电影后来女友也好奇地观看了,她觉得真的很不错,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找到了一个契机。
 
  我的持久力差,一般10分锺不到。
 
  女友明显地没有满足。
 
  我内心里很希望女友能得到满足,很希望看到她得到性高潮。
 
  但是这么多年了,她居然没有一次剧烈的性高潮!这和女友的体质有一定关系,但是我的原因也居多。
 
  我告诉她,我现在还这么年轻,以后这种情况会更加恶化,我每天都在走下坡路,而你会逐渐成熟,对性的需求会更加旺盛。
 
  男女在性需求的走势上完全相反。
 
  性不和谐的问题几乎困扰著每一对夫妻。
 
  中年夫妻,貌合神离,夫妻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或大吵不休,或不理不睬,性不和谐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因素。
 
  我无比真诚地表露自己的内心,把我最直接的想法毫不保留地告诉女友。
 
  那时候是需要冒很大的风险。
 
  对于不理解的人们,这样的后果会导致尊严的丧失。
 
  庆幸地是,女友理解了我。
 
  我们的感情很好。
 
  在感情上面,我们几乎从来没有怀疑过彼此的忠诚程度。
 
  在说服她的时候,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她从一开始的抗拒和怀疑,开始逐渐平和地和我讨论这个话题,这很重要,说明是在理智的情形下谈论这个话题了。
 
  但是在后来,我才发现,我其实并不彻底了解她的内心,或者说我不彻底了解女人心。
 
  当我回忆的时候,我猜测其实在很久以前的某个时间,女友就已经在内心里同意了这样玩,但是她出于保护自己或者是谨慎的心态,她居然隐藏得很好,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以至于在第一次她突然提出可以和单男做爱的时候,我完全懵了!第一次的经曆太刺激了,虽然我没有亲身经曆,在后面的章节我会详细描述的。
 
  在我读研的第二年,女友终于决定从G市回到我上学的城市,她辞去了她父亲给她安排好的工作,不顾一切地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在学校租了一间宿舍,和她住在了一起。
 
  她开始认真准备职称考试,而我除了上课,还要去做家庭教师赚生活费。
 
  后来我们在学校附近和朋友租了一个三居室,故事的开始就从这个三居室开始了(并不是和这位朋友,哈哈)。
 
  日子波澜不惊地进行著,她后来进入一家外资企业做财务职员,我辞去了家庭教师的事,开始准备硕士的实验,找工作,毕业。
 
  偶尔约同学和朋友来到我们的住处相聚,打牌。
 
  三居室的主卧是我们住著,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
 
  另外还有两个次卧,期间换了几任室友,基本都是本校的情侣(再次让你们失望了,也不是他们)。
 
  2012年,我毕业了。
 
  找了几个工作都不理想,我尝试著去考了临近城市的一个事业单位,居然上了,工作环境并不好,爲了糊口我也去了。
 
  在就职培训三个月期间,在四合院论坛里,有一个大学生加了我。
 
  一聊,居然就是校友,由于这个原因,信任建立了起来,距离也拉进了,我和老婆都叫他小张。
 
  那段时间内,聊了很多,得知他有一个高中时期的女友,在江苏老家读大学,一年难得见几次,特别饥渴,撸得很多。
 
  也有淫妻情结,但是应该远没有我程度深。
 
  我把小张的照片给老婆看了,老婆说挺不错的,看著挺干淨的。
 
  我知道这是很高的评价了,因爲老婆是有轻微洁癖的人,玩这个是有心理障碍的。
 
  老婆说不玩,可以聊聊。
 
  我迫切地想进一步,她一点也不答应,有时候还和我急眼,我只能放弃了。
 
  和小张聊的很多,逐步的,我让他看完了我给老婆拍的裸照和生活照,还有我们平时记录下来的做爱的视频。
 
  应该说他对老婆的身体已经很熟悉了。
 
  我知道他很想见见我老婆,但是不知道怎么和我提。
 
  我也试探过老婆,问是不是可以和这个小师弟见一见?老婆并不十分情愿,我实在没办法。
 
  那时候阻碍最大的其实是我和老婆两地相隔。
 
  我培训期间,每周回去一次。
 
  虽然两个城市只相隔60公里。
 
  和小张交往了大概两个月。
 
  他说他想考研,想出来租房住。
 
  他提出是否可以租下我们的一个次卧。
 
  那个时候次卧刚好空出来一间,老婆一直在招租。
 
  我和老婆一提,她居然想都没想,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她特别指出,那方面,想都别想!她的顾虑是小张和我是同校,这关系太近了。
 
  我满口答应:完全听你的,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勉强。
 
  周末我回去了,联系了小张,告诉他我们的地址,他骑车到了楼下,我和老婆迎接了他。
 
  很明显的看出来,他很紧张,手足无措。
 
  而我居然也略显尴尬。
 
  老婆的表现很淡定,话不多。
 
  三个人都是第一次,没经验。
 
  我带著他看了房子,他简单看了下,说,挺好的。
 
  然后我们聊了一些考研的事情以及研究生学习的事情,我把过来人的心得体会和他分享了一下。
 
  小张很客气,连连道谢。
 
  分别的时候,他说过几天就把东西搬过来。
 
  于是我就给了他一套钥匙。
 
  我回到单位后,老婆打电话来,说小张搬进来了。
 
  我简单地回答说知道了。
 
  我问她:人老实吗?老婆说很老实啊,眼睛都不敢乱看,哈哈。
 
  波澜不惊地过了快两个月,一直毫无进展,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那时候正是快要培训结束,要分配工作单位了。
 
  小张白天去学校图书馆自习,晚上回来。
 
  和我聊天的时候,我总是鼓励他多找我老婆聊聊,他说我老婆回来后,基本就把自己关在主卧了不出来的。
 
  我们的主卧有内置卫生间,她几乎可以不用出来。
 
  只在做饭的时候才会出现。
 
  他说晚上看著我老婆的裸照打手枪,人就在旁边却吃不到,太痛苦了。
 
  我也爱莫能助。
 
  不过,小张并不像其他的单男那样急色,他那时候的学习压力应该也挺大,只是晚上回到房间,寂寞难耐。
 
  周末我回到家里,和老婆急不可耐地开始了爱爱,到激动的时候,我就开始挑逗她,我说小张就在旁边,我们叫他过来吧?她闭著眼睛,居然很清醒地拒绝了。
 
  又一次,我们在清醒的时候说好了,老婆答应了让小张一起操她!我激动啊,赶紧给小张打电话,我语无伦次地告诉他:你回来,你嫂子同意了。
 
  小张说:好,我立即回来。
 
  然后我和老婆在床上躺著,我把老婆的衣服脱了,开始抚摸她,她动情了,慢慢地开始紧张了,她迟疑了:老公,我们还是不玩了吧,我好紧张。
 
  我说,没事的啦,有我在呢。
 
  我们听见了大门的声音,我们知道小张回来了,我也开始心跳加速,脸上火烧一样。
 
  老婆立即把被子盖好了。
 
  不久,小张敲门了,我说,进来。
 
  他进门后,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啦。
 
  连忙问好:师兄,姐,你们好。
 
  我几乎忘记我是怎么招呼他的了,我和老婆就那么坐在床上,盖著被子,很热。
 
  小张则站在门口。
 
  我明白我必须要推进了,否则就要黄。
 
  于是我说,我先和你嫂子玩一会儿,你等下加入。
 
  他说,好的。
 
  我翻过身去抱著老婆,她满身大汗,我去吻她的时候,她频频笑场。
 
  最后,老婆说,还是算了吧,我进入不了状态。
 
  我们都很沮丧,只好让他先出去。
 
  第一次就这么失败了。
 
  又过了个把月,我们还是过著双城的日子。
 
  一天晚上,我和老婆聊天,那天她很配合地和我聊起了淫妻的事,我们和北京的一个朋友聊了好多年了,老婆唯独对这个男人很喜欢,并且说了以后有机会去北京,就找这个男的玩3P。
 
  我们两开始意淫起来。
 
  很自然就玩起了角色扮演来。
 
  在电话里的文字做爱结束后,我就开始上床睡觉。
 
  一个人的日子很孤单,在这边我租的房子很简陋,只是作爲老婆过来的时候用于落脚的,没有电视,没有空调。
 
  我只能玩手机。
 
  打开我用于交友的QQ号码,浏览了一下群里的聊天记录,和几个聊的好的朋友说了几句,看看时间不早了,就睡下了。
 
  铃铃铃,一阵电话响了起来(我喜欢用複古的电话铃声作爲手机的来电提醒),我迷迷糊糊地起来接电话,看了下,是老婆打来的,再一看,凌晨零点半多了。
 
  老婆说:老公,你睡了啊。
 
  我说:是啊,你怎么还没睡?老婆说: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和你聊了电话后,就一直不想睡。
 
  。
 
  。
 
  。
 
  她欲言又止,但是我却没有体察出来。
 
  我习惯性地打趣起来,说:你是不是思春啦?要不老公现在回来满足一下你?老婆说:都怪你啊,你和我聊那些,现在睡不著了。
 
  我下面都湿了,流了好多水啊。
 
  我一听这话,感觉到有意思,但是仍然没有意识到实际上老婆这是在试探我。
 
  我说:小张就在隔壁啊,你打开门叫他进来啦。
 
  老婆说,不好吧。
 
  小赵他们两口子都回来了。
 
  我这下彻底清醒了!我从床上弹了起来,嗓子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干了。
 
  我立即说:没事的,都这么晚了。
 
  他们肯定已经睡了。
 
  你们都关著门,根本不会知道的啦。
 
  老婆说:会听到啊。
 
  小赵他们做爱的时候,我都能听到他老婆叫的声音呢。
 
  原来老婆今晚上真的是性欲发作,极度想做爱啊。
 
  后来我们分析,她说那天晚上应该是她的排卵期,因此性欲特别旺!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一定要抓住机会了,我朝思暮想的日子终于来了,而且是如此的毫无征兆!几乎是在我要放弃的情况下,我心里默默地念著:幸福来得太突然啦!我拼命地平複好自己的心情,但是我仍然感觉到自己口干舌燥,而且全是居然不可思议地开始发抖!我知道,这是我极度紧张的表现。
 
  我说:老婆,你是不是真的准备好了?你放心,我以前和你说的,都是真诚的,我爱你,真的特别喜欢和你做爱。
 
  但是我也特别喜欢你和别人做爱。
 
  我喜欢看到别人压在你的裸体上面的画面,我也喜欢你得到快乐。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好吧。
 
  我快速地反应起来,说:你去把门锁打开。
 
  你开锁的动作可以轻一点。
 
  门打开以后,你就在床上等著吧。
 
  老婆说:好吧。
 
  电话那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又有一些杂音,过了好久,没有动静。
 
  我一直在等著,时间在这一刻真的过得太慢了。
 
  终于,老婆说话了:老公,你还在不?嗯,我在啊。
 
  门打开了。
 
  好的,你在床上了吗是啊。
 
  老婆,你现在把衣服都脱光!说完这句话,我脸上像火烧一样,喉咙硬了起来。
 
  顿了顿,我继续说:我现在给小张打电话,叫他过来。
 
  老婆没说话,然后又加了一句:你叫他别敲门。
 
  我说好的。
 
  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颤抖著拨通了小张的电话,电话只响了几下,他就接了。
 
  师兄?我直接说:你嫂子同意了。
 
  你去她房间找他吧!啊?不好吧,赵师兄他们也在啊?我靠,居然和我老婆的借口一样。
 
  我说:没事的,你嫂子已经把门打开了,你开门的动作小一点,关门也是。
 
  她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
 
  小张支吾了几句,就说好吧。
 
  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我立即又拨通了电话,老婆很快接了。
 
  我告诉她我已经和小张说了,他等下就进来,老婆来了一句假惺惺的:你真的说了啊!我的好老婆啊,自己都那么想了,还这么说,也太假了点吧,哈哈。
 
  不过我知道这是女孩子的矜持,因此就没戳穿她。
 
  我自己也生怕她会打退堂鼓吧。
 
  老婆说:我现在好紧张啊,好热。
 
  我说:我也是啊,全身都打颤呢!我好像听到响动,果然,老婆说:他进来了。
 
  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晴姐,小张私下里都是喊老婆晴姐的。
 
  老婆说:我不和你说啦。
 
  我赶紧说,好吧,那我挂电话了。
 
  电话挂掉后,我鑽进了被窝。
 
  六七月的天气,我居然全身打颤,牙齿都在打架,觉得有一点冷。
 
  我裹紧了被窝,觉得舒服了一点。
 
  这个时候,小张应该已经鑽进了老婆温软的被窝,抚摩上了老婆光滑的赤裸胴体了吧!我放下手机又拿起手机,又怕打扰了他们。
 
  剧烈地斗争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打通了老婆的手机。
 
  喂,怎么样啊?老婆的口吻很平淡:什么怎么样啊,他就在旁边啊。
 
  呵呵。
 
  进去了没哦?还没,他还没硬。
 
  那你们在干嘛在聊天啊。
 
  你当我是傻瓜啊,孤男寡女,都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就只是聊聊天?我不甘心,继续说:他可能是紧张,你要鼓励鼓励他啦。
 
  老婆的语气开始不耐烦,说:嗯咯,他好紧张的,全身都发抖。
 
  又说:你别打电话来了。
 
  虽然很受内伤,但是我很听话地挂了电话。
 
  时间过得太漫长了,我约等了半个小时,猜测应该已经结束了吧,但是实际没有这么久。
 
  老婆说:还没呢,他在我身上,我挂了啊。
 
  我懂了,脑海中立即出现了小张压在妻子身上的场景,我似乎已经看到小张的阳具插入到妻子湿漉漉的小穴里了。
 
  奇怪的是,我没有过多的幻想这个场景,只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好。
 
  我躺著,把手机放在我的头部附近,眼睛一会儿闭著,一会儿睁开,看看手机,又放了下去,慢慢地开始迷糊起来。
 
  。
 
  。
 
  。
 
  。
 
  电话响了起来,是妻子打来的。
 
  妻子说:他出去了。
 
  我问:做了吗?没有,他一直没勃起,搞得我倒是流了好多水。
 
  我很失望,我继续问:那他摸你了没?妻子说:摸了啊。
 
  而且居然是带著一种特别不以爲然的口气,但是明显有僞装的痕迹。
 
  我说:你的奶子给他摸了啊?我明白我是故意问得这么具体,目的是给自己找一些刺激。
 
  妻子简单的回答,是的。
 
  我不乐意了,我要求她具体一点,把过程告诉我,但是她很不情愿。
 
  软磨硬泡,她才说了一下,她说,小张进来以后,开始在床边手足无措的,胡乱地找话聊了几句,妻子让他到床上他,他才上床。
 
  他在下面把裤子脱了,鑽进了被窝。
 
  开始两个人在聊天,妻子问了他一些他女友的事情,我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他们确实在聊天。
 
  后来,小张开始摸妻子的乳房,然后又用嘴巴舔妻子的乳头。
 
  妻子让他到上面来,小张压在妻子的身上,抱著老婆,很自然地就接吻了。
 
  但是小张很紧张,全身发抖。
 
  我想,这经曆对于他来说,也是很不可思议,毕竟,他作爲单男,是第一次,和我们一样,充满了戒备,也有恐惧,还有刺激,兴奋!他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妻子告诉我她甚至用手扶著稍微勃起的阳具往自己的淫穴里送,但是硬度达不到要求,根本进不去,即使勉强进去也立即就滑了出来。
 
  最后,小张尴尬地说抱歉,他们继续躺著聊了一会后,妻子就让他回去了。
 
  听完老婆的叙述,我还是明显地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摸了你的阴道啊?妻子若无其事地说:摸了啊。
 
  我还想和老婆说,但是老婆打著哈哈说,老公我困了,我睡了啊。
 
  我没办法,只好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房间又陷入了寂静。
 
  。
 
  。
 
  。
 
  。
 
  。
 
  不一会儿,小张发来了信息:师兄,我回来了。
 
  我急忙问:怎么样?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不举,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他们的情况。
 
  小张说:不知道,可能是太紧张了。
 
  我说:没关系,总算开了个头,以后熟悉了会好起来的。
 
  我居然还想著去安慰这个差点操了自己老婆的所谓师弟。
 
  接著我又问:怎么样,你晴姐的味道如何?小张说:挺不错啊,皮肤特别好,也很漂亮。
 
  我心里纳闷,明显得赶紧到对方的敷衍,没有聊天的欲望。
 
  心里一阵嘀咕,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
 
  于是也草草地结束了谈话。
 
  房间里又只剩下一个内心翻涌的我。
 
  可能是太困了,我脑海中浮现出很多组画面,有我和妻子做爱场景的,也有她和小张纠缠在一起的场景,还有一些我看色文时经常代入妻子的场景。
 
  又回忆起这么些年以来我说服妻子的点滴,我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我绝对没有想到,妻子的第一次是这么发生的!我又诡异地笑了起来,突然又陷入沉思。
 
  我很期待周末的到来,这样我就可以赶回去,和妻子,小张一起玩3P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啊!那天晚上,我就是那么胡思乱想地睡著了。
 
  很遗憾,妻子没有把过程详细而带淫荡地叙述给我听,那个晚上,妻子和年轻的师弟在我们那个大床上激情四射的时候,我则一个人在出租屋里辗转反侧。
 
  尽管妻子毫无征兆的第一次激情没有给我带来持续的淫虐快感,但是我几乎达到了狂喜,我知道我长久以来盼望的胜利已经到来了,等待了这么多年,我不介意接下来的路还会有多么曲折。
 
  第二天起来,果然下身湿了一滩,奇怪的是居然忘记了昨晚的春梦内容。
 
  白天妻子在上班,虽然我发了好几条短信,但是都没有得到她的回複。
 
  她上班的时候,总是会忽略我的信息,即使我打电话给她,也总是被匆匆得挂断。
 
  妻子不在这里,我没什么太大的动力回到那个出租屋,于是就又睡在了单位。
 
  省得两头跑,还不用自己做饭。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打电话给她,她说在厨房做饭呢,有什么事吃了饭再说吧。
 
  我早早得躺在了宿舍的床上,手里捧著手机等著老婆上线。
 
  第二天,我没有任何心情去联系小张,甚至本能地避免去想起这个人。
 
  也许这才是我们绿帽子们真实的反应吧?当然过了这段时间,仍然会抵抗不住诱惑,这种别扭的感觉也会慢慢消散。
 
  老公。
 
  老婆,你来啦嗯。
 
  我的乖乖,各位朋友们,字里行间,能看出来我多么悲剧了吗?老婆不动声色地和我聊著,我也只好强忍著欲望,陪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著。
 
  老婆明知道我此刻最想和她聊什么!这个小妮子,实在是太坏了吧。
 
  最后,我问老婆:昨晚的感觉怎么样啊?感觉一般吧。
 
  小张不行啊,你是不是骗我的啊。
 
  没啊。
 
  小张说他和他女友一般都能有三四十分锺。
 
  反正昨晚他基本没硬起来,害得我流了好多水。
 
  脑海中立马出现了老婆湿漉漉的私处,我的鸡巴迅速地勃起,忍不住一只手紧紧地握住阴茎套弄起来,问道:他的小丁丁有没有插进去?他啊,没有吧。
 
  到底有没有啊,怎么是没有,吧?算是进去了吧,中间有一下,稍微硬了起来,我就把它塞了进来。
 
  这么说,是你抓著小张的丁丁插进了你的阴道?是啊,可没几下,他又软了。
 
  滑了出来。
 
  好玩吗?不好玩,下次再也不玩了我笑嘻嘻地说:别啊,我还要回来一起玩呢。
 
  他需要口交才能勃起的。
 
  那不可能,我才不会给他口交,太髒了啊。
 
  我就这样打鸡血似的一直问著,老婆有一搭没一搭地告诉我一些细节。
 
  很久以后,我才慢慢把那天晚上的细节还原。
 
  原来那天晚上确实是不怎么成功的。
 
  小张第一次做单男,直言确实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无法勃起。
 
  而我妻子实际上却挺放得开。
 
  那天晚上,草草收尾,小张回去后还在和老婆聊天,并说好第二天早上还过去。
 
  早上的时候,小张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很坚硬。
 
  小伙子的优势也完全体现了出来,整整操了她半个小时。
 
  不过老婆后来告诉我,小张不怎么会调情,上来就是一顿猛搞,而且就那么一两个姿势。
 
  体验也不太好。
 
  小张很快就要面临考研了,那个时候可能也是因爲这个原因,心理压力比较大,否则按照那个年龄的小伙子的状态,一夜都要来三次吧,何况还是别人的老婆。
 
  在考研前半个月,小张自己提出要搬回去学校住,说是离图书馆近。
 
  后来考研失败,去了上海工作。
 
  如今他也已经结婚生子,我们偶尔还是有联系。
 
  他也是淫妻爱好者,并且也和妻子坦白了。
 
  他妻子是个老师(后来的经曆告诉我女老师这个群体确实不是浪得虚名),观念开放,也接受了。
 
  机会合适的时候,他们会来母校看看,再来我这里,说要把他老婆的第一次也给我。
 
  哈哈。
 
  姑且等著这一天吧。
 
  哦,对了。
 
  小张也把和我老婆的故事告诉了他妻子。
 
  大概半年后,妻子怀孕了。
 
  她辞掉了工作,来到我的城市备孕,从此告别了CS,开啓人生的新篇章。
 
  如今儿子已经4岁,人到中年。
 
  一言难尽。
 
  后来我们还是认识了不少夫妻,但是主要约单男。
 
  因此妻子很吃醋,爲了让她接受,我就一直忍著不约夫妻。
 
  有一次是和三对夫妻相约去温泉酒店玩,那个时候我儿子才刚满月不久,是妻子生産后第一次複出约活动。
 
  我在酒店里,就负责带我儿子,而妻子和对方三个老公都有了肌肤之亲。
 
  我实际上对其中一个人妻是很喜欢的,这个女人大我一岁,是个钢琴老师。
 
  但是我没动。
 
  如今我们还是有联系,是随时可以约的状态吧。
 
  这次活动后,和其他两对夫妻基本上就没联系了。
 
  后来又认识了一对夫妻,现在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了。
 
  经常来往,还四个人建立一个微信群。
 
  但是我们都是比较忙碌的状态,每年大概约两次到三次。
 
  大多数是单约,比如他约我老婆,事后我老婆一般都会告诉我。
 
  我也会单约他老婆。
 
  这种状态比较好,一个城市的,已经是知根知底了,大家都很放心。
 
  今年我带儿子两人去内蒙古旅行,妻子因爲在准备CPA考试,就没有去。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他就去我家里,在我床上把我老婆给搞了。
 
  不过这都是瞒著他老婆的。
 
  因爲他老婆也比较吃醋。
 
  我和这个哥们挺相似的,对老婆很好,但是有些事不能告诉老婆。
 
  没办法。
 
  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们。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色小说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