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每日更新性小说激情小说情色小说换妻小说,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阿良雙飛記

发布:色小说2019-11-07分类: 人妻熟女

不知道每個男人對「外遇」的看法如何......

站在生物理論的觀點,物種最終的目的就是繁衍下一代,而雄性物種繁殖就是要不停與不同的對象交娓,才能最有效率地達成繁衍的目標。

這是雄性的本能,也是身為男人的原罪吧。如果抱持著這個觀點,所謂的外遇其實是無法避免的必然。

無論邏輯對錯與否,始終是我的生活美學。

當然,這不代表我將外遇的對象視為性慾發洩的玩具,我迷戀容貌體態美好的嬌娥,同樣深愛睡在身邊的伴侶。對於美麗女性的癡愛與伴侶關係、家庭之愛基本上是截然不同的愛情,畢竟,我一向是個博愛的男人

七月二十一日。

這個看似普通的日子,被珍而重之地劃記在行事曆中,一個令我魂牽夢繫的關鍵時刻,一場超完美外遇的預定日。

*** *** ***

一杯濃郁的咖啡輕放在眼前。

微燙、略苦的甘醇緩緩入喉,比起往日的一成不變多了那麼一點不同,半顆砂糖的甜美在舌尖綻放,迴盪的韻味還有幾分鮮牛奶的溫柔。

麗淇望過來,嘴角洋溢的笑容比平常更甜。

我翻過咖啡墊,用心記住上面的四個數字,回了一個瀟灑的微笑。

麗淇是營業課的秘書。

一流學府畢業,擁有多種專業證照,工作能力極強,態度認真仔細,交付給她的任務從不曾有過任何閃失,而且,無論工作多麼繁忙,她永遠都保持著美女應有的儀態與氣質。

荳蔻少女般的清麗搭配上成熟女性的嫵媚,形成特殊的誘人氣質,麗淇一直是本公司的大眾情人,為生硬的工作增添不少絢麗的色彩。芳鄰二十六,預定在年尾與相戀五年的男友踏入禮堂,駭人的決定不知道令多少男同事扼腕。

很早就因為工作與麗淇有過接觸,但是,跟她的關係真正密切起來,源自於一次偶然,之後,我們成為感情融洽的工作伙伴兼密友。

相信對於成熟的男女來說,互相的吸引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不光是男女之間微妙的情感,無論工作、生活態度方面都有著自然的共鳴,彼此單純的情誼中一直存在了令人微醺的曖昧,我也始終非常享受發酵中的男女關係。

這一次,狂放的生理週期再度蠢蠢欲動,嘴角淌著唾液的我四處瘋狂地尋覓著目標,卻不由自主地聯想到故意被壓抑在內心深處的底牌,麗淇。

或許意外的喜訊讓我覺悟機會稍縱即逝,或許忍耐早已經超過極限。

當以玩笑的口吻提出無禮的要求時,連自己都忍不住為自己的無恥而感到羞愧,然而令我欣喜若狂與難以置信的,她居然點頭答應了。

答應了一場外遇。

從上個週末開始就有點食不知味,如夢似幻的想像不停竄入腦海裡,讓我無法冷靜下來作任何事情。

每週例行的業務會議舉行的十分熱烈,我望著巨大的投影幕,卻想著完全無關的事情,高跟鞋叩出清脆的低音,麗淇擺動著修長的嬌軀從身旁走過,我忍不住握住她的纖纖玉手,頑皮地捏了一下。

在旁人難以注意到的暗處,麗淇朝我皺眉嘟嘴,扮了一個可愛的表情,眨著眼的淘氣動作流露出女性的嫵媚嬌態。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九點三刻。

我興奮地像是個準備去郊遊的孩子。

*** *** ***

晚間七點半。

回家洗了個清爽的淋浴,換上比較隨性輕鬆的襯衫。

驅車前往市區最高級的飯店,我多次因為心情激動而超速,但是,那驚心怵目的紅單並不能影響我的絕佳心情。

輕聲唸了今天在心頭徘徊無數次的四個數字,滿臉笑容的櫃臺小姐遞給我一張薄薄的門卡,一柄能開啟潘朵拉禁忌的鑰匙。

七月二十一日並不是一個偶然的日子。

嘉惠正好有一場老朋友的聚會,應該會在朋友家過夜,將說謊的風險降到最低,剛剛出遊玩樂後產生的補償心理,通常會讓女人敏銳的直覺遲鈍不少。

麗淇才剛來沒幾天,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當然奢望與她首次接觸能避開那一層礙事的塑膠膜的隔閡,能夠恣意地親密交流。

另外,手邊的案子在七月中旬正好告一段落,使我們兩人同時不加班、早退的藉口,看起來比較不那麼刺眼。

顫抖的手笨拙地刷開房門。

正準備踏入精心預備的樂園,卻讓一陣殘留在空氣中的餘香勾動了心弦,我不經意的撇過頭,瞄著十步之遙的美麗背影。

整片裸背光亮平滑,沒有半分瑕疵,剪裁大膽的禮服非常省布,無論是穠纖合度的臂膀,甚至直到腰間的開叉都沒有蓄意掩蓋女體的性感惹火,尤其單薄輕紗包覆的豐臀隆起充滿了野性的原始誘惑力,隱約可見的股溝令人瘋狂。

綺麗奢華的程度不適合走在大街上,而是專門供男人欣賞之用。

烏黑筆直的秀髮從肩頭流洩而下,一枚極具風情的髮夾在髮絲之中閃耀,展放羽翅的水藍色蝴蝶翩翩舞動,圈滿了閃亮的藍寶石與碎水鑽。

「好一個欠肏的騷貨!」我在心頭由衷的讚嘆。

仔細盯著她扭腰踏入電梯的性感動作,不由得聯想她被男人肏到搖屁股的騷樣,平常我的目光絕對不至於如此放肆無禮,但是,今晚雄性荷爾蒙正沸騰了所有的感官,讓我像是一頭嗜血的淫邪野獸。

踏著雪白溫暖的地毯,柔軟的真皮傳來皮革特殊的氣味,頂上的水晶掛燈將微暗的空間點綴的更加多情,豪華套房的擺設極盡奢華與舒適。

花費了足以接待一團日本客戶的交際費來營造今晚浪漫的氣氛。

桌上擺著令人微醺的頂級紅酒,幾塊香濃的起司,半條法國麵包,新鮮多汁的水果切成適合入口的大小,黑色珍珠般的魚子醬在水晶盤裡閃閃發亮。

沒有點太多止饑的美食,因為我想下嚥的並不是這類的佳餚。

平躺在沙發上,腦海中浮現上一次外遇的對象:某位同事最小的女兒,青春煥發的芳華十八,發育完全的早熟胴體內隱藏著頑皮貪玩的靈魂。

我陪她逛了一整天的商場,買了很多衣服、包包與化妝品,還吃了一堆膩人的油炸食物與甜到不行的甜點,宛如約會般的氣氛確實新奇,可是,也讓我幾乎要腳軟與反胃了。

當然,在她躺在水床上,大方展示火辣的身軀時,所有犧牲都變的值得,看著清純的學生象徵慢慢褪去,我花費好大的力氣才克制住留下制服當紀念品的變態衝動,充滿彈性的青春魅力主動撲面而來,沒有半分羞澀,飽滿渾圓的豪乳壓在臉上幾乎要窒息,讓我整夜瘋狂到腰都挺不直為止。

然而,那已經是八十七天前的往事。

如今,我的生命熱烈期盼全新的刺激。

*** *** ***

等待美女是一種浪漫,而且是身為男人必須習慣的浪漫。

麗淇已經遲了半小時,我卻沒有半點心焦。

從「告白」之後,我開始慢跑與仰臥起作,企圖把腹肌鍛鍊的結實一點,從上週末起,我完全沒有碰嘉惠一根小指頭,沒有進行任何可以安撫慾火的活動,微妙的飢餓感將會帶給這次外遇更多火花。

如此用心的準備並不是尋求一次匆匆的激情,我追求的是超完美的外遇,靈魂與官能最美好的邂逅。

門聲作響,高跟鞋的響亮足音令我心跳加速到隱隱作痛。

麗淇戴著墨鏡、漁夫帽與寬敞的長風衣,完全隱藏她的俏臉與身材,小心翼翼的如同她一貫的作風。

「沈經理臨時交給我一些急件要處理,對不起。」

俏臉上帶著歉意,那是一絲不苟的她難以見到的表情。

「辛苦了,累嗎?」我退到麗淇身後,一面按摩著僵硬且瘦弱的肩膀,一邊撩動飄揚的柔順髮絲,朝著可愛的耳朵吹氣。

十分鐘的專業按摩之後,麗淇不由自主發出舒服的低吟,直到此刻,她終於卸下工作時的衿持與緊繃,流露出屬於小女人的媚態。

幫她摘下銀框墨鏡與多餘的裝扮,漆黑透亮的眼眸閃動著知性的氣質,捲翹的睫毛增添幾分時尚感,無懈可擊的小嘴與堅挺的俏鼻構成驚豔的容顏。我貼近吹彈即破的面頰,親密地耳鬢廝磨,吮著軟嫩的耳垂,右手在細腰上按揉。

「啊啊......會癢啊......啊啊......」似乎對突然的親暱舉動有點羞怯,平日明豔照人的白領麗人像是少女般的羞澀,閃躲著怪掌的撫摸。

微笑著放開懷裡的佳人,我為彼此倒了杯紅酒,鮮紅的酒漿入口,白皙到有點透明的臉龐立刻染上了綺麗的酡紅,美艷的不可方物,我則強硬地奉上第二杯酒,還有一顆香甜冰涼的櫻桃。

不是企圖灌醉懷裡的佳人,據我所知,麗淇的酒量並沒有她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柔弱,我只知道酒精的魔力能讓冷豔的她變的更嫵媚多情。

「妳知道嗎?」摟住麗淇,我凝視著迷濛的眼波,吻著高聳的鼻尖,輕聲地耳語:「當妳走進房裡,代表妳願意跟我做愛,不,應該說是願意被我肏,被我的大肉棒狠狠地肏到哭!」

雙唇緊密的貼合,果凍般的櫻唇香甜而柔軟,濃郁的香味從耳後、香頸等處飄散出來,高貴芬芳的氣息令人迷醉。懷裡的嬌軀如小鳥一般顫抖,我把嘴裡溫熱的紅酒吐進櫻桃小嘴裡,來回攪拌的舌頭進行著大膽的情挑,與唾液融合的佳釀在彼此口中熱烈交流。

「先讓人家去洗個澡好嗎?」麗淇懇求的尾音微微發顫。

「不行!」扯掉紅色領巾,我強橫地解開浮貼在玲瓏女體上的絲質襯衫。

揭開第一顆鈕釦,釋放了鎖骨優美的線條,還有刀削般的香肩,骨感的體態美感讓我口乾舌燥,火紅的蕾絲胸罩半遮微妙的起伏,白嫩光滑的女體如新生嬰孩般無瑕。不只一百次在腦海中勾勒麗淇的絕美,但此時近距離地感受之下,依然忍不住訝異她的美麗。

「我要看妳流著汗,滿身汗味的模樣。」我的語氣說不出的下流。

用身體壓住輕微扭動的嬌軀,我的手繼續往下方作惡,撩開黑色長裙,黑色網襪包裹著筆直的長腿,股間黑色的陰影無比誘人,美妙的觸感揉合了美腿的彈性與絲襪的細緻。大嘴直接貼近麗淇的腋下,舔著怕癢的敏感部位,濃厚的味道刺激著味蕾,濕鹹的滋味沒有半分噁心,反而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妙滋味。

「喔喔,人家工作了一天,身子很髒啊,你別舔......不要......啊啊......」

被撕裂的褲襪掛在玉腳邊,我持續擠壓著胸、臀、腰等敏感地帶,一面口手並施地挑逗著麗淇的情慾,只剩下內衣的半裸玉人躺在床上,象徵性遮掩著胸前春光,夾緊勻稱的雙腿,這個舉動只是讓男人更加血脈賁張罷了。

「不,麗淇很美,妳的一切都非常美麗。」

麗淇的風情萬千是在辦公室裡無法想像的。

纖瘦的身軀逐漸解放,盈盈一握的椒乳沒有巨大的震撼力,柔順地隨著麗淇的喘息而顫動,但是,微微上翹的圓錐形極其優美,渾圓白膩的色澤典雅出眾,頂端的粉色乳輪精巧可愛,紅豆大小的樞紐已經突起。

「人家的胸部有點小......」

我微笑著搖搖頭,溫柔地撫摸著柔軟的乳峰,用實際行動代替回答。

舔著美味敏感的乳尖,細緻的柔嫩觸感彷彿剛出爐的布丁般,一面聆聽麗淇顫抖的呻吟,同時擰著另一個逐漸硬挺的乳蒂,巧妙地增強旋轉的力道,甜美的哼聲在寂靜的房裡迴盪。

「輕......輕一點啊,痛痛......痛!」

無視柔膩的哀嚎,繼續揉握著變形的嬌乳,吮著堅硬的紅寶石,雪肌上留著深刻愛撫後的痕跡,粗魯的大手用力握住發抖的圓臀。

小巧可愛的粉丘雖然不見肉感,卻是結實挺翹且彈力十足,與不堪一握的纖腰組成模特兒般的曲線,雖然沒有澎湃洶湧的乳浪臀波,纖細的嬌軀依然讓我憐愛到頭暈目眩,手掌來回撫弄著平滑的肌膚,小指靈巧地鉤住熱情的深紅內褲,慢慢將最後一道防線拉掉。

「啊!」一聲嬌羞的呻吟揭開序幕。

飽滿肉丘隆起,意外濃密的陰毛有種猥褻的意味,肥厚的花唇緊緊閉起,麗淇反射性夾住大腿,遮掩的姿態極為誘人。我握住秀氣的腳踝,用力把修長的玉腿扳成M字型,更利用抱枕把柳腰墊高,如同美麗的貢品,完全被突顯的秘部直接暴露在眼前。

「已經濕答答了喔。」指尖沾著水氣與奇妙的黏稠感。

奮力掰開火熱的肉唇,濕透的粉色嫩穴逐漸張開,更豔麗的景致從窄小的秘洞中綻放開來,兩根指頭固執地挖弄,仔細地感受著肉膜與皺褶的觸感,充血的敏感珍珠在搓揉下隱約膨脹,閃耀著更綺麗的色澤。

「喔喔喔!」快感讓麗淇仰面呻吟,水蛇般擺動的腰呈現完美的S曲線,宛如性感舞孃般的華麗舞姿,將自己最敏感的部分迎合男人的挑撥。

乳白色的黏稠甘蜜大量噴出,抽搐的蜜肉從裡層翻開來,露出不為人知的淫靡色澤,原本乾淨美麗的秘洞變成泥濘糜爛的猥褻狀態,麗淇努力想把顫抖的雙腿閉起來,卻在快感電流的連續刺激下不斷痙攣。

陷入半高潮之中,女體泛著魅惑的粉紅色,我托起麗淇尖細秀氣的下顎,將伸直的肉棒進佔她不可侵犯的嘴角。

只見粉紅色的舌尖大膽地從龜頭開始舔舐。

「常常幫男人舔肉棒嗎?」我蠻不在乎說著惡毒的淫語。

「偶......爾......」無辜的表情彷彿少女般天真。

把散亂的長髮向後撥,盡量不去遮蓋雙頰紅潤的極品美顏,麗淇噘著嘴、吐著舌,侍奉在眼前晃動的污穢肉棍,紫紅色的醜惡肉塊正玷污著白玉般的面頰,高貴清純的口唇,她認真的神情更讓我產生變態的興奮感。

「舔夠了,把整根肉棒都吃下去吧。」

萬萬想不到,麗淇雖然努力張嘴,開啟的程度卻小的可憐,只能勉強含住龜頭,無法讓肉棒繼續深入肆虐,尤其看到哀羞又賣力的表情,跨下的凶器忍不住又繼續膨脹,精巧如花瓣般的櫻唇被撐到幾乎要裂開。

濕軟的口腔與舌頭來回摩擦,銷魂的美妙滋味從磨蹭之處擴散開來,淫猥的舔弄聲從接合處傳出,摻雜著痛苦咳嗽的鼻音異常性感,劇烈的快感在勉強之中逐漸升溫,酥麻的暢快讓腰都無法挺直,終於,棒端硬塞到喉嚨最深處,喉頭軟肉猛烈的一頂,我幾乎要忍不住洩出來了。

「很辛苦嗎?讓下面的小嘴吃吧。」

沾滿了口水,由表面散發情慾的光澤,火熱堅硬的肉棍在洞口搔弄,我望著剛剛忍不住飆淚的麗淇,慢慢地挺入。

「麗淇的小穴好舒服啊。」奔騰的情慾決堤,只插進一半的肉棒卻得到滿分的充實,奇妙的熱度彷彿要把一切融化,狹窄的肉壁環住入侵的巨物,劇烈地收縮著好色的肉洞有著魔幻般的吸力,不停榨取著官能的快慰。

「要死了,喔喔喔,好粗、好硬的肉棒快把人家插死了,喔喔!」

「噢,不能再進來了,會痛啊,求求你啊,人家被塞的滿滿的,不能再插進來了啊,人家會死的,啊啊啊啊......」

無從判斷麗淇的反應,少女般的羞澀之中,充滿了官能上的熱情如火,腰臀完美的扭動引導著強勁的插入,熱烈地讓連續不停的衝撞更加深入。

沸騰的快感不斷,我卻惡作劇般停住了抽插,抱緊了纖細的腰身。

「妳為什麼願意跟我做愛?」怪手掠過毫無贅肉的平坦下腹,停在肥沃的溪谷上,巧妙地搓弄著最敏感的肉核。

沈默讓我加速了指間的挑逗。

「喔喔喔......人家不是你們心目那種......完美的女人......喔喔!」

「我只是一個普通女人而已......」纖腰不安地扭動,麗淇激動地呻吟:「會跪在地上舔肉棒的女人......喔喔......一個會在公司廁所裡偷偷自慰的女人......啊啊......被肉棒插進騷穴的女人,求......求你,快點......插......插進來啊。」

腰肢搖到快斷了,其實被空虛所折磨的不僅是麗淇而已。

再度把壓抑的慾望送入,我慢慢躺了下來,讓麗淇主動騎在我身上,只見誘人的女體迫不急待地吞下肉棍。從頂端一口氣套弄到底的快感實在難以描繪,好色的美臀主動吞吐著直立的肉棒,無比下流的扭動壓榨著每一絲歡愉,從來想像不到辦公室中的淑女會有如此誘人放縱的一面。

迷濛的眼光透露著無限春意,勃發的情慾染紅了雪白的女體,多情的肢體語言牽動了我的思緒,麗淇化身豔麗的女神左右著我的每吋感官神經。

突然之間,我開始瘋狂地嫉妒可以徹底擁有麗淇的那個男人,強烈的怨憤讓我變的粗暴,如果剛才把女體視為珍貴的藝術品來賞析,現在就是將麗淇當成洩慾的肉玩具。

雪花般白膩晶瑩上出現醒目的瘀青,絲綢般光潔柔滑的浮現殘酷的噬傷,狂暴地擁有著她,甚至不惜讓懷中的嬌娥哀嚎。咬著椒乳,不停留下吻痕,尖銳的指甲刺著纖腰,我一面拍擊著毫無贅肉的臀丘,聆聽清爽的聲響,一面以硬直到發疼的肉棍毫無憐意地猛戳,發狂地彷彿想要插到子宮內。

「咕嚕......咕嚕......噗哧......噗哧......」彼此的肉體激烈地糾纏在一起,淫猥的碰撞聲,濕黏的體液分泌,充血發腫的敏感肢體與黏膜不斷互相刺激著,無法分割的舒爽彷彿升天一般。

「啊啊......」低聲呻吟,無法忍耐的衝動宣洩而出,滾燙的精潮湧入不設防的女體之中,一波接著一波的激射似乎要把全身的精力血氣都徹底灌入。

終於,我精疲力竭地癱在床上。

猛然閃電般快感驟現,只見麗淇跪在我腳邊,正舔弄著剛射精的龜頭,以無邪的表情一口口吞下濃稠的殘精。

火熱的表面承受著第二次強烈的刺激,爽到我差點休克,舌尖舔過的馬眼產生被燒灼的真實幻覺,彷彿再次激射的快感爆炸開來。

「好好吃喔,濃濃的精液,好像很久沒有射了喔。」麗淇頑皮地笑著。

抱著香汗淋漓的麗淇進浴室。

迎面沖下來的冰涼水花,惹了幾聲忘情的尖叫,洗盡了我們身上的污漬,卻沒有澆熄我們依舊燃燒的慾火,肉棒頂著溫暖的蜜穴,再度恢復了元氣。

麗淇像是小母狗般趴下,挺起圓臀,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妳這頭淫亂欠肏的母狗!」

不顧連聲尖叫的抗議,讓長腿抬成九十度,變成母狗撒尿般難堪而丟臉的姿勢,我從背後狠狠刺入火熱的肉洞,愉快地進行活塞運動......

*** *** ***

揉著酸痛的腰,按下指在七點十分的鬧鐘,努力從床上爬起來。

有幾分朦朧的早晨,我還未能從昨晚留下的疲憊中完全恢復過來,腦海裡還殘留著麗淇的倩影,嘉惠卻已經回家了,正在廚房裡忙碌著早餐,熟悉的一切依舊在軌道上平穩的行進著。

「昨天玩得怎樣?」我慢條斯理地打著領帶。

「還好,大家很久沒見面了,都很興奮,一直鬧到凌晨呢。」

「開心就好。」翻開早報,我不經心地讀著頭版。

微亂的長髮被粗魯地束起,大剌剌地夾著粉紅色的廉價塑膠髮夾,素顏的嘉惠穿著蓬鬆睡袍,苗條的身影在廚房的油煙與水壺高分貝的聲響之間穿梭。

然而,別在髮尾一枚精緻飾品卻引起了我注意,極具風情的夾飾在萬縷髮絲之中閃耀,展放羽翅的水藍色蝴蝶翩翩舞動,圈滿了閃亮的藍寶石與碎水鑽。

「發什麼呆!不快點吃早餐,會遲到的喔。」嘉惠溫柔地對我微笑,眼底流露著女性身心滿足之後,慵懶且嫵媚的獨特風情。

一場超完美外遇!?

我擦拭著濺到袖口的難以清理咖啡漬,嘴角的微笑不禁有幾分僵硬,笨拙的笑臉無從掩飾心底深處的一絲難以形容的苦澀啊。

我叫阿良,今年25歲,大專畢業後,就找了個網站編輯的工作,工作比較清閒,因為我是個絲襪控和熟女控,平時沒事就喜歡在網上釣熟女出來約炮。在我心裡一直以來有個夢想,很希望能來一次雙飛,其實要實現它很容易,找兩個雞就能夠完成,可這種情況,玩起來也沒有什麼感覺,最好能夠找兩個良家來雙飛才有意思。所以為了這個夢想,每日完成工作後就繼續在網上孜孜不倦地勾搭著。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我長時間的搜索,終於讓我們鎖定兩個大約四十多歲的熟女,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女人,大多數要麼離異,要麼不受老公待見,她們不像三十多歲的女人容易找個炮友,所以這個年齡段的女人,一旦願意和你發生關係,通常不會介意你玩點瘋狂的事情,甚至有時這種瘋狂的事情還讓她們興奮。

這兩位熟女經過我的洗腦和灌輸,對3p都產生了一試的想法。於是,我約兩個熟女先在網上聊一下,我開了一個群,只有我們三人,我分別和兩個熟女發了條問候的資訊,然後我發一些3p的圖片。然後私信其中一個熟女芬姐,芬姐沒有什麼表示,也許被圖片給震住了吧。我又私信另一個熟女芸姐,芸姐發了個微笑的表情。然後我想緩和一些氣氛。就建議大家聊聊自己的情況。芬姐說,自己和老公離婚幾年了,如今自己開著一家內衣店,算是勉強糊口吧。芸姐說,自己和老公離婚五六年,現在在一家化妝品店裡當經理,經常有熟人給她介紹物件什麼的。可她都沒看上。看到她們的情況,我心中不禁暗想,呵呵,真是天賜好機會,原來是兩個離異熟女,那她們一定深閨寂寞,正好是我得手的良機啊。聊著聊著,聊到了性生活,兩人都表示都許久沒有做了。我也附和著。隨著聊天的深入,終於又聊到3p的話題,兩人都表示有興趣,但都保持著女性的矜持。於是,我就坡下驢,說找個時間大家見個面,如果大家都沒有興致,就當多交個朋友,兩人都表示同意。於是和兩人約好,說自己是個絲襪控,希望兩位姐姐能夠滿足小弟這個願望,兩個都發了個壞笑的表情,但我明白那是同意的意思。

交換了聯繫方式,約好第二天,我開好房後,給她們短信地址。和她們聊完,都已經是淩晨時分了,倒頭便睡,到第二天十點鐘醒來,洗漱完畢,去超市買齊一些約炮用的物件。然後去賓館開了間標準間,然後把賓館位址和房間號,分別發了兩個熟女:芬姐和芸姐。

等了一會兒,終於響起了敲門聲,我起身開門,沒想到兩個熟女竟然一起到了,我把兩個熟女讓進房裡。然後隨手帶上門。

我指著其中一個熟女說,“你就是芬姐。”她說:“是啊,你怎麼知道?”我笑著說,“因為看了你相冊了的照片,我說,不過,你比照片上要年輕漂亮得多。”她聽到我這樣說,笑得花枝亂顫。

這位芬姐神似日本的av女星翔田千里,穿著一件寶藍色的緊身連衣包臀裙,腿上是黑色的長筒絲襪,腳上是一雙黃色的魚嘴高跟鞋。芬姐的頭髮高綰髮髻,臉上化著厚厚的粉底,眼角有些許魚尾紋,不過這些在我這個熟女控來說,都是特別的誘惑。

而另一位芸姐則神似日本的av女星結城美紗,穿著一件粉色的淺綠色一步裙,腿上是肉色長筒吊帶絲襪,腳上是綁帶高跟涼鞋。芸姐的頭髮側向一邊,微微起著波浪,臉上薄施粉黛。

兩人被我讓坐在沙發上,我坐在兩個中間,看看芬姐,看看芸姐,她們也看看我,互相看看,我們三人都微微笑著。為了緩解一下氣氛,我提議看一看3p的片子,兩個沒反對,於是我開始播放早已準備好的片子,這是一部生母和繼母搶奪兒子,最後兩人卻和兒子一起3p的故事。我特意選這樣的片子,也非常契合我們眼下的這種情況。

現在螢幕上的畫面是生母和繼母在爭搶兒子的肉棒,兩人都想把兒子的肉棒含在自己嘴裡,所以搶來搶去的,最後兒子發話,兩人才停下,兩人伸出舌頭,一個舔兒子肉棒的左邊,一個舔兒子肉棒的右邊,這個場景,常常讓我欲罷不能,接下來,兒子先插生母,繼母幫著兒子把肉棒放進生母的屄裡,然後用兩個手指夾住兒子的肉棒,然後繼母和兒子摟抱在一起,舌吻著,而兒子的肉棒則在繼母的玉手夾動下插著身下的生母,接著,又換繼母躺在下面,生母和兒子舌吻,最後又換生母跪爬著,兒子在激烈地抖動下載生母的屄裡發射。

在這樣的劇情刺激下,我們都放鬆了下來,我的手不知不覺將兩人摟向我,兩人都很順從地靠向我。然後我又騰出手,在兩人的絲襪腿上開始摸來摸去,摸了一會,在她們的絲襪腿和螢幕上的劇情的雙重刺激下,我的小肉棒開始膨脹了。於是,我大膽地拉開拉鍊,掏出雞巴,讓我的雞巴直挺挺地豎立在兩人面前,我對兩人說,兩位姐姐啊,看得有點受不了,放出來涼快涼快。兩人都笑了。我隨勢,將兩人的靠近我的手,拿向我的雞巴,我讓芬姐握住我的雞巴前端,讓芸姐握住我的雞巴末端,我的滾燙的雞巴被兩人的手完全握住,只有雞巴尖稍微露出,她們握了一會,我又讓兩人用絲襪腿彎分別夾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在芬姐的黑色絲襪腿彎和芸姐的肉色絲襪腿彎的夾過下,變得更加蓬勃。

於是我說,兩位姐姐,我先侍候哪個啊。嘴巴上說著,我卻早已將芬姐放倒在沙發上,分開她的絲襪腿,挺槍插進她的屄裡,她的絲襪腿纏住我的腰,我一邊插著身下的芬姐,一邊拉過芸姐,和她舌吻在一起。而她大概也因為剛受到黃片的刺激,和我吻得很熱情,兩手還揉著我的乳頭,而我身下的芬姐在我的大雞巴的抽插下,則輕聲叫著,這樣插了一會,我拔出雞巴,站起身,讓芸姐爬在茶几上,我從後面插進芸姐的屄裡,我的手在芸姐的肉色吊帶絲襪美腿上摩挲著,而躺在那裡的芬姐此時也爬了起來,站著和我身貼身,和我舌吻起來,我挺腰插著身下的芸姐,這樣插了一會,一個沒留神,雞巴前端一熱,竟然在芸姐屄裡發射了。在射的時刻,我的抽動更激烈了,而和芬姐的熱吻也更纏綿,直到我的雞巴完全在芸姐屄裡軟下來,我才和芬姐結束熱吻,這才意識到我剛才是沒帶套,完全是內射了這個四十多歲的神似結城美紗的熟女,我故作不好意識,解釋道,因為和姐做得太爽了,所以忘了拔出來,按事先約好的體外排精了。沒想到芸姐並沒有怪我,還把我摟住,和我吻了一下,說道,姐被你射得很爽,你不知道,好弟弟,你的那股熱精射到姐的子宮頭了,不過姐很爽。我擔心地說道,不會懷孕吧。芸姐說,可能會懷哦,到時你要負責哦。看我露出擔心狀,芸姐立即大笑道,看把你嚇得,真是個有賊心沒賊膽的傢伙,別擔心,姐查過,姐懷不了,就是因為這個,才跟那個死鬼離婚的。呃,竟然勾起了芸姐的傷心事,我趕忙抱住她,安慰她。

誰知這時旁邊的芬姐卻又意見了,說,呦,看把你們小倆口給黏糊的。我一聽就知道,這時怪我冷落了她。我趕忙也把她攬入懷中,說,兩個姐姐都是我的寶貝。芬姐一點我的鼻子,那你射你芸姐裡面,不射你芬姐裡面。

旁邊的芸姐趕忙來給我解圍,她用絲襪腳調戲著我的雞巴,說,來讓姐幫你弄硬了,待定要把好好地射射你芬姐。

看著芸姐這樣,芬姐也笑了,說道,跟你們鬧著玩呢。說著也伸出一隻絲襪腳來摩挲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在兩位美熟女的絲襪腳的夾攻下,很快地度過了不應期,再次煥發了生機。

於是我提議像剛才黃片裡那樣玩,讓她們兩個給我口交,兩人對我笑一笑,那意思就是同意了,接著兩人蹲下身,先是芬姐捏住我的雞巴,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我的雞巴,然後又是芸姐捏住我的雞巴,伸出舌頭,舔我的雞巴,然後芬姐舔我的雞巴左邊,芸姐舔我的雞巴右邊,最後兩人的舌頭交纏著我的雞巴,我被舔得有點要爆了。

我拉起兩人,一起走向大床。我先讓芸姐躺下,我挺槍插進她的屄裡,我讓芬姐在我背後用力,這樣就好像我們兩個在一起操芸姐似的,芬姐還打趣道,說我個小子真雞巴會玩啊。儘管她嘴上這樣說,可實際上,還是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我一邊操著芸姐,一邊拿起芸姐的絲襪腳,放到嘴巴,開始貪婪地啃了起來,啃得芸姐直叫癢,可我還是沒有放掉她的絲襪腳。這樣一邊操著芸姐的屄,一邊啃著芸姐的絲襪腳,而芬姐則在我背後頂著我,我感受到她的豐滿的乳房磨蹭著我的背部,接下來換芬姐躺下,芸姐在背後蹭我,我照例操著芬姐那四十載的中年屄,舔著散發腳汗味和皮革味的絲襪腳,而我背後的芸姐則用力地頂著我,我感受著她的乳房和我的後背的磨蹭,她用的力道明顯比芬姐大,感覺她也想操芬姐似的。最終在這種刺激下,我的雞巴一抖,也在芬姐屄裡發射了。而我背後的芸姐好像感受到我的射精,頂的頻率更迅速了。

射完以後,我翻身躺在芬姐旁邊,芸姐也躺在我的旁邊,我摟著兩個姐姐,小睡了一會。

等醒來後已到了傍晚,我提議出去吃飯,兩人都同意了。

吃飯回來,我提議去洗澡,於是我們三人脫掉衣服,去了洗漱間,洗漱的時候,我捏捏芸姐的乳頭,又捏捏芬姐的大屁股,兩個也不見外的給我的雞巴塗浴液,我們就像真正的夫妻似的調笑著。

洗完出來,看到兩人腿上光光的,這對我這個重度絲襪控來說,實在是有點掃興,可讓她們穿剛脫下的絲襪,實在有點不近人情,就嘗試得問了一下兩人有沒有備用的絲襪。沒想到還真有,一想也對,像絲襪這種很容易勾絲的東西,有心的女人總是會想準備衛生巾一樣,常常備著一雙帶著身邊的。尤其熟女更是如此,因為熟女的腿通常來說都有點瑕疵什麼的,需要絲襪這種東西來遮掩一下,可對我這個絲襪控來說,卻勾起別樣的意味。

而芬姐和芸姐都是有心的女人當然會備著一雙備用的絲襪,而且是顏色不同的絲襪,這樣一來,原先穿著黑色絲襪的芬姐如今換上了一雙肉色的斜格紋絲襪,原先穿著肉色絲襪的芸姐如今換上了一條黑色的菱格絲襪。

看著四條絲襪美腿完美地呈現在我眼前,我再一次膨脹了,我的雞巴在兩個姐姐面前,傲然挺立著,突然我腦中產生一個想法,於是我對她們說,不如我們玩一下角色扮演,她們都笑了,說怎麼角色扮演。我說,就按剛才看的片子,我演兒子,兩位姐姐演生母和繼母。她們問道,那誰演生母,誰演繼母啊。

靠連這個還掙,真是的。我說,我們可以變通一下啊。我就是好兒子。你們分別是芬媽媽和芸媽媽。兩人聽完,相對一笑,說道,你小子真會玩啊,虧你想得出來,今天咱姐們就陪你玩到底。

說著,我們就開始了。我挺著雞巴,說道,芬媽媽和芸媽媽還不替兒子來消消腫。說著,兩人開始蹲下身,分別舔著我的雞巴的一邊,最後兩人的舌頭並在一起,舔著我的馬眼,給我舔得血脈賁張。接著,我又讓兩位媽媽用絲襪美腿夾住我的雞巴擼弄,擼了一會,我瞅著一個機會,將芬媽媽摟在懷中,親了一會,我架起她的一條絲襪美腿,雞巴向上挺,插進了她的屄裡,而一邊的芸媽媽看到這樣的情景也很配合地在我的後面磨蹭著,我一邊插著一邊說道,芬媽媽的屄好緊啊,一點都不像生過我這個好兒子的,現在好兒子的大雞巴又有回家的感覺,又插著芬媽媽的小緊屄裡。而此時芬媽媽,也很配合地說道,好兒子的雞巴太棒了,插得芬媽媽的屄好舒服,好兒子把臭精液全射進芬媽媽的屄裡吧,好兒子把芬媽媽操懷孕吧。芬媽媽要給好兒子生寶寶。聽著這個熟女說著這樣淫蕩的話,我不禁更有點情不自禁了。這樣插了一會,在想要發射之前,我拔出雞巴,放下芬媽媽,架起旁邊的芸媽媽的絲襪美腿,挺身插進了她的屄裡,而剛被拔出雞巴的芬媽媽則磨蹭著我的後背,說道,好兒子怎麼不插芬媽媽了啊,芬媽媽的屄好像好兒子的大雞巴插。我說,這不還有芸媽媽嗎,芸媽媽的屄,也需要好兒子的大雞巴插啊,好兒子的雞巴既插芬媽媽的屄也要插芸媽媽的屄,兩個媽媽的屄,好兒子都想插,可好兒子只有一根雞巴啊。而被我插著屄的芸媽媽被我這樣淫蕩的對話給逗笑了,我說,芸媽媽笑什麼啊。她說,沒有,芸媽媽被好兒子的雞巴插得太舒服了。聽到她這樣說,我故意更用力插她的屄了,在我大力抽插的狀態下,這樣插了一會,感覺到又要發射,我想,如果這樣站著發射,精液可能就流下來的。我說,好兒子像射了,不過好兒子的精液想完全射進芸媽媽的屄裡,不像浪費一滴,咱們到床上吧。

說著,我抱起芸媽媽,我的雞巴還在芸媽媽的屄裡,我們走到了床前,我把她放在床上,我順勢向前,挺身開始繼續插她,我大力地抽動著,最後一股熱浪衝出我的雞巴前端,我再一次在她的屄裡發射了。

射完後,我爬在她身上,喘著粗氣,原先在背後的芬姐此時躺在了旁邊,看著我,說道,下一次要射我屄裡。聽到這個熟女如此計較我在誰屄裡發射。我的心裡別提多美了。

我翻身摟住她,說,那只有芬媽媽能讓變硬了,一切都聽芬媽媽的。說著,她用絲襪腳開始擼我射過精的雞巴,大概是年輕力強的緣故,在她的絲襪腳小擼了一會,我的雞巴又再次膨脹起來,因為被我射過兩發,芸姐已經動不了,就躺在旁邊看著。我挺槍插進芬姐的屄裡,將芬姐的兩條絲襪美腿架在脖子上,我的腰大力地擺動著,接著我又拿住芬姐的一隻絲襪腳放在嘴邊,開始舔了起來,我一邊舔著絲襪腳,一邊插著芬姐的屄,在芬姐的喊叫聲中,我再次在芬姐屄裡發射了,這次射完以後,我完全有一種身子被掏空的感覺的。

我們三個摟在一起,甜蜜地睡到第二天上午,我們醒來,到了退房的時刻,我們都依依不捨,相約有機會再來一次。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色小说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