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每日更新性小说激情小说情色小说换妻小说,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按摩师的诱惑

发布:色小说2019-11-01分类: 人妻熟女

那个时候,佳收听着隔壁房间发出来的声音。丈夫尚谦还在家,难道他知道按摩帅阿德会来吗?

内心不安的佳欣,一直在注意着时间,按摩师阿德,会在一点的时候到来。已经是一点差五分了。

「啊!时间不早了,我应该去准备、准备。」故意地让丈夫可以听得见的喃喃自语,佳欣登上了二楼。

从壁橱里拿出了棉被,铺在榻榻米上,然后又稍微的铺上一件雪白的床单,在粉红色的枕头上,套上一个有花纹的枕头套。

她本来就有腰痛的毛病,同时请来一位按摩师来按摩,他每个礼拜来一次。

按摩师是一个快要四十岁,留着平头,眼睛很有神,身材瘦瘦的一个男人。一边接受按摩,一边听他说话的时候,他对这世界上的事情,好像无所不知。他也有超能力的本事,当他合掌祈祷的时候,一个人的守护灵和恶灵,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老实说,佳欣腰痛的原因,是吊在腰部的堕胎儿的骷髅引起。本来是以半信半疑的态度,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慢慢的却发觉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不过,最大的变化就是,她体会到了蛮有刺激的欢喜。按摩治疗,不但能够消除身体上的痛苦,同时,结婚后,除了丈夫以外没有跟过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佳欣,带来相当大的刺激。

丈夫尚谦是在一家配备公司服务,上班时间是在下午。所以,才请按摩师下午以后来。而那天,丈夫好像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因此,佳欣说:「按摩师等一会会来,你如果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话,可以请他替你按摩一下,是很有效果的,你不是腰部疼痛吗?怎么样?」佳欣故意地问道。

「已经不碍事了。」

尚谦还在餐桌上喝咖啡,看报纸。他跟这个按摩师,曾经见过三、四次面。

「哦!你好!」按摩师阿德来了。

就像小孩跟佳欣在家里一样,旁若无人的上来,然后就走到客厅去。通常他会先喝杯茶,然后再到一切都准备好的二楼去,开始按摩。

当佳欣把茶和糖果送进来的时候,阿德说:「你脸色很好看,

血色也很好,皮肤很有光泽。」也不微笑一下,只是用着锐利的眼神,看着微微发胖,已经三十五岁的佳欣那白皙皙的皮肤而说道。

「哦!是吗?」并不觉得讨厌。

听了这句奉承的话之后,佳欣马上脱下了洋装,换上了睡衣。只有花纹而且薄薄的粉红色睡衣。

「麻烦你了!」

听到声音,阿德走出客厅,来到佳欣所在的二楼房间,佳欣已趴在棉被上。

这种姿态是会产生一种奇妙意识的作用,好像是在床上等着风流的对象般。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皮肤产生痒痒的感觉,为了保持患者与医生之间的关系,所以表现得很冷静。

「背部的肌肉有点殭硬。」手放在肩膀上的阿德说。然后再用合气道锻练的手指,去松懈手膀到手臂的肌肉,然后再移动到腰部和脚部。

有时候是背部反翘,拉拉腿部,或是去松懈大腿上微妙的位置。当然,由于这种刺激,溢出了甜蜜的爱液,花芯里也觉得痒痒的,最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丈夫尚谦在配备公司担任一个很重要的职位,最近常常以疲倦为借口,陪佳欣做那件事,有时候一个月连一次都没有,当然佳欣的身体是需要更多的欢喜。因此,最近她都以按摩来消除她心中的慾望。

阿德也一本正经的,适度的让佳欣来感到满足。但是彼此仍能保持着有夫之妇和按摩师的关系,而且表现得很有分寸。但最近,慢慢的脱离了这个约束的范围。因此,丈夫尚谦还在楼下不想去上班,这是很令人担心的事情。

「我的先生还在楼下。」

「你先生不是已经去上班了吗?」

「他这个班晚一点去是无所谓的!」

「他是不是在嫉妒呢?」

「没有这回事吧!」

「但是,男性是很细心的,我也经常受到别人的嫉妒。按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男性是不会懂的,你可以请他上来看一看。」

「哦!不,我不愿意这样做。」

就在谈话的时候,听到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这不是开玩笑的,佳欣紧张起来。阿德也很敏感的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正在揉捏臀部的手,也慢慢的移动到脚部去了。

「佳欣,我可以进来吗?我想拿一些放在房里的文件。」

「好啊!」佳欣直爽的回答。

丈夫尚谦进来了,佳欣额头抵着枕头趴着,侧目看着从茶几上拿起文件袋的尚谦。尚谦弯着腰,从袋中取出文件,仍在那里犹豫着。是不是不放心他二人,所以今天故意拖延了上班时间。

由于丈夫站在身旁,身体因为紧张而产生了从所未有的奇妙感觉。也许丈夫的嫉妒,对身体发生了作用,使按摩师的手指,带来了性的刺激。即使是揉捏同一个部位,觉得很舒服的感触,会带来性的兴奋,这跟时间、地点和对象,会产生很大的差别。

(啊,奇怪!)佳欣这样想着的时候。

「原来,按摩就是这样子做。」尚谦的眼睛直视着阿德和佳欣。

阿德把佳欣的腿弯成八字形,做着强烈的关节运动。做一些跟平常不一样,而无关紧要的动作时,佳欣只是默默的抱着枕头。

尚谦觉得不便在这里逗留太久,于是说:「那我要走了,麻烦你了。」

尚谦离开了房间。

「再见!」

但是,尚谦并没有立刻就走出大门。果然他很在意这件事情,阿德突然用手揉捏着大腿。同时也像平常一样,触摸着敏感的部位。

「太太,好的身材很有女性的味道,但是这里的肌肉相当松懈。」阿德就很用力的把这个部位的肌肉抓起来,开始揉捏。

「这样做的时候,这个部位的肌肉,就会产生紧缩性。」

紧缩性这句露骨的表达,使得原本紧张的佳欣松懈不少,而淫荡起来。

阿德把佳欣可爱的脚拉到自己的大腿间揉捏,她的脚指头好像碰到了阴茎。佳欣不便查看,但是可以想像得到,在裤子里头的男性像征,已经勃起来了,而它的热气,也从指尖传过来了。

然后又揉捏腰的部位。从腰部揉捏到尾髓骨时,自然地,热起来的花芯就充血了,同时,腰部不由得颤抖起来。

因为丈夫在楼下,所以比较安心,佳欣开始跟往常一样,享受着身体上的变化。虽然只有两个人偷偷的在享受,但是还是有点紧张。

丈夫根本就没有想要去上班的样子,阿德可能也发觉到了,好像故意要让尚谦嫉妒,对于佳欣的身体,给予性感的刺激。

「换侧卧的姿势吧!」

然后按摩身体的侧面。按摩是从背面,两边侧面,然后探取仰卧姿势来按摩脚、胸部、手臂、头、脸部,最后采用坐姿,使背骨弯曲或者胫骨伸直等等的运动。

仰卧的时候。

「我觉得胸部有点紧紧的。」佳欣告诉按摩师。

「月经快来时,当然乳房会胀起来而觉得紧紧的,甚至于有人会觉得肩膀酸痛。」阿德唐突的回答。双腿按摩好以后,用一条毛巾盖在胸部上,再从腋下开始,比平常还缓慢的手指动作,渐渐传到乳房去。

「你的生理情况怎样?」

「很顺。」

「现在不是生理中吧!」

「大概还有两、三天。」

他把自己的膝盖放在佳欣的大腿上,以这种姿势来揉捏乳房。这个动作在佳欣的脑海里,就像是一丝不挂的男女在调情一样。由合气道锻练成的强壮裸体,浮现在佳欣的脑里。隔着睡衣揉捏,感觉到不痛不痒。

「按摩到钮釦了,好痛!」闭着眼睛的佳欣说了。

「那我帮你解开衣服釦子吧!」

佳政没有回答。

阿德的手指好像看透了佳欣的心,拨开了钮釦,打开了胸部。

「稍微揉一揉吧!」

本来想回答好,可是声音卡在喉咙说不出来,就再度把它吞下去了。

他的手碰到了乳房,手指捏着乳头,好像要将空气挤出来一样,用力的抓。这只手和丈失的手完全不一样,好像鹰爪般很有力气。突然间身体在颤动,忘了自己是在做按摩,以为是在做性的游戏。

她很清楚的知道,丈夫还在楼下房间,阿德也一样吧!

平常对女性的诱惑一点都不动心,能够很专心的在做按摩工作的阿德,今天却异于反常的呼吸急促起来。心技一体才能发挥按摩术,说过这句话的阿德,或许是丈夫的存在而心乱了,也可能是因为陶醉在性的刺激里了。

佳欣的胆子更大了,她用膝盖弯曲,使膝头能碰到他的下体的姿势。既然他的下体抵在膝头,很明显的可以知道他的下体,已经膨胀了。

这个时候,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

「啊!」佳欣突然发出声音。

他慌张的把抓着乳房的手拿开,想把胸前的釦子扣好。可是手指好像不听指挥似的,他只好慌慌张张的往后退,转而揉捏脚部。

不像刚才那样,先打声招呼,门就开了。

「文件还不够齐全。」好像解释他的来意似的,然后打开抽屉,在里面随便乱翻,并且自言自语。

好像终于找到文件了。

「啊!有了。」说着说着,就站起来看着他们二人。

「幸亏找到,否则就不得了了。」对自己的行为稍作解释,尚谦就下楼了。

「唉呀!吓得我冒了一身冷汗。」突然失去威严,像一个普通按摩师的阿德说。

「太太,你不要笑我。」于是他抱起了佳欣。

这个时候,尚谦上班去了。

「你要做什么?不要这样!」被抱着的佳欣说。

「真讨厌!」佳欣推开了阿德。

阿德觉得很意外。

「为什么?」面对着慌张爬起来,整理弄乱的睡衣,两手抱在胸前的隹欣,阿德问。

「别开玩笑,你是来按摩的。」

平常在做按摩的时候,暗中也有做这些猥亵的动作,她都将之视为按摩,而允许了他。

「很抱歉!」

佳欣知道,自己的作态很不自然,但是没有想到阿德是很认真的在道歉。阿德也不愿意因一时的糊涂,而失去了养活一家人的工作。

「不要再按摩了!」就这样,佳欣停止了按摩。

阿德连忙站起来,很快的走到客厅。为什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呢?一定是害怕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时的恐怖感,压制了肉体的慾望。

反正这个按摩,还要恢复才行。拿着五千元,佳欣走到客厅。

「请你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佳欣对着阿德说。

「很对不起。」

虽然有点耽心,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佳欣也就放心了。

阿德带着些许的怒意走了之后,佳欣再也无心做任何事情,对于刚才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好好把握,感到有些后悔。

回到房间后的佳欣,又躺了下来,身体还留存着按摩后的快感。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以致于身体内的血,又再度沸腾了起来,终于把手插入裙子里。

在微微隆起的内裤下的丘陵,沿着溪谷摸,脑里在想着猥亵的事情时,下体感到痒痒的,于是再把手伸入内裤里面,直接去摸。

接着是抚摸乳房,刚才被鹰爪般抚摸过的乳房,还留有红色的痕迹。佳欣用相同的力量抚摸乳房,并且扭动着身体。

「啊!再来吧!再舔、再吸吧!」用一种压抑的声调,对着幻想的男人说。

这种感觉,要比失眠的夜晚,做自慰时,来得刺激。很快就湿透的花瓣,在颤动,身体就像随着美妙的音乐旋律般摇摆。

「啊,你再用力,再用力一点吧!」佳欣对强暴自己的男人说。脸色苍白得有点像流氓味道的阿德,从上面压下来,把她抱得紧紧的。

然后,一面想像着自己从肛间被强暴的情况,对自己手指激烈的运动,佳欣发出了喘息的声音。

「啊,不!不要!好!好!」她陷入了全身委靡的状态。

佳欣并不喜欢阿德,对佳欣来说,阿德与她并没缘份。佳欣是在一所贵族大学毕业的,靠相亲而结婚,丈夫是在警备公司担任重要职务,被视为未来的公司继承人。因为经济上很充裕,身体又健康,所以从未和按摩师、针炙等,这一类的中医生有过接触。

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却对阿德很感兴趣。神秘兮兮,有点像流氓的表情和神气的样子,原来对他没有好感,可是身体经过他的揉搓,听他说话之后,不知不觉的好像被催眠似的,产生亲切感。

「人实在很不可思议,夫妻同床睡觉时,连气都会转移。」

「什么意思?」

「如果一方气强,另一方气弱,睡觉时,就会吸取对方的气,使他更衰弱。善恶之气会像传染病一样,受到传染,不知不觉中,夫妻间的身材会变得很像,连想法都会一样了。」当他自信满满的在说明时,不由得你不相信了他。

「有件事原本不该说的,那就是你们夫妻俩,将来会发生男女之间的纠纷,因为你先生的守护灵和你的守护灵地位完全不一样。」

我没有问他,而他自己却说出这种事情,后来,我也越发觉得不可忽略了。平常都将这种事当做迷信,而一笑置之,但每当他来的时候,就会想起他所说的话。边按摩边听他说话,的确有几分真实感,而且有点恐怖。

这样太对不起尚谦了,或许应该停止按摩了。

「你的身体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了嘛!」那一天,尚谦不高兴的说完,就出差去了。

第二天,阿德好像完全忘了上个礼拜的事情般来了。像往常一样,请他喝茶吃点心后,佳欣就去铺棉被,换衣服,做事前准备。但是,心情却不似以前那样冷静,越想放松心情却越紧张。

阿德来到了房间,只有两人单独相处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等到身体被碰触时,会有震动的感觉。

阿德一句话也没说,像往常一样,将毛巾放在按摩的部位,由距离心脏最远的脚尖开始按摩。当他慢慢的按摩到腰部附近时,热热的分泌液刺激了花瓣的粘膜,使身体感到痒痒的。身体突然有种被压着的感觉。

因为用力的关系,阿德流了好多汗,他的呼吸声,听起来也颇负情感。当腰部被按摩时,虽然很想冷静下来,但是身体还是不由颤抖了起来。

他用了相当大的力量在揉捏,所以感觉到很痛。

「有一点痛。」

「是吗?那我轻一点好了,这样按摩会舒服,我是怕你会睡着了。」

「不要紧。」

「是吗?」阿德用一种轻视的口吻对佳欣说话,然后他放松了力量来按摩。

从大腿按摩到尾髓骨时,佳欣很担心,爱液甜甜的味道会被闻到。当采用侧卧时,她害羞得像虾子似的曲着身体。

「太太,你这样要我怎么弄呢!」好像要就此罢手似的,冷冷地说。

「为什么?」

「你全身筋肉太紧张了,必须放松。」

「为什么?」

「因为你的心情并没有放松。」

「是吗?」听了这番毫不体贴的话,佳欣慌忙的把姿势调整了一下。

当佳欣卧着的时候,她就像以前一样,兴奋得不想抵抗了。不管会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只要能满足性的欲求,就可以了。但是,阿德这次很客气,按摩到中心部位时,就不敢再靠近了。

佳欣越来越着急。仰卧的姿势,肚子暴露在对方面前,这在动物界来说,是一种服从的表示。然而,阿德还是从脚尖开始做按摩,装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如果像上次那样,揉捏乳房也好,可是他却漫不经心的从脚尖,开始按摩到腿部,故意地跳过大腿而按摩手臂,从手臂按摩到脖子之后,再移到腹部。

「你的胸部怎样?紧张感消除了吗?」他含糊笼统的问。

「还没有。」闭着眼睛回答道,然后提起勇气的说。

「像以前那样帮我按摩吧!」

他说:「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样,发出可怕的声音,怎么办?」

「你真坏!」

「是吗?」

「是啊……」

「好吧!我帮你揉揉。」阿德终于放松了她的警戒心,开始解开她的睡衣钮扣。白色颇负光泽的胸部,淡淡的粉红色乳晕,和相同颜色的乳头显露出来了。

「今天做一个特别的按摩吧!」

「你要怎么做?」

「我要你好好躺着,不要随便乱动。」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去吸吮她的乳房,并且用舌头去舔她的乳头,当她全身僵直时,阿德的手已慢慢伸入她的睡裤里,抚摸着长有阴毛的部位。

想不到他的手指如此柔软,由于他是做指压的工作,拇指头比常人来得大,其他手指也很粗壮。可是现在抚摸我的手指,柔软的像婴儿一样。

他的食指摸着已经湿濡的阴蒂,接着粗得像阴茎的拇指,震动着粘膜而伸入到里面。

「啊!」佳欣好像要伸懒腰似的,把双脚放齐,并且抽动着身体。

目光模糊,身体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过了一会儿,佳欣动也不动的让阿德脱去她的内裤。接着,阿德把嘴移到下部,将脸埋在她的大腿间,大胆的用舌头去舔阴蒂。很快地,佳欣的身体在震动了,下半身开始向左右扭转。

「啊!真不好意思,你想干什么……」

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她伸手捏一下他的膝盖,希望他也快点脱下裤子。

「太太,可以吗?」平常满怀自信的何德,像突然感到不安的反问。这个时候,再问可以不可以,实在太难做答了。

其实,不用问应该也很明白,然而,阿德还是胆小的说:「太太,我还是用手来做吧!否则对不起你先生。」

这个时候,最不想听的就是先生的事,她感到扫兴的时候,再度张开她的双腿,让他用舌头舔吮。

跟自己不爱的男人从事性行为,会留下后遗症,但是不管那么多了,还是接受这种行为,然后再安份吧!

大大的张开了她的大腿,阿德一直舔个不停,又用手指来刺激肛门和花瓣之间的会阴部,使佳欣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她叫了一声,然后说:「太好了,太好了,就是那个地方。」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佳欣的身体就像蜡一样溶化了,变得软绵绵的。刚才的不快已经减除了,再加上天气热的关系,就像地底下钻出来的虫一般,非常的不安份,她改成趴着的姿势。

这样一来,阿德同样的从屁股插入手指,用舌头舔着肛门,佳欣慢慢的擡起白桃般的臀部,改采四脚朝地的姿势。

「真是太好了,太棒了!」佳欣认为这就是最高水准的马杀鸡。

而他的舌头就像猫,像狗的舌头般的不断地舔着,从花瓣液出来的爱液,又在溪谷间上下的舔直到尾髓骨。同时,他柔软的手指抚遍了阴道深处,和引起快感的花瓣。全身就像被虫爬遍了似的,快感由下半身一直传到头顶。

「啊!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你……你快一点!」全身颤抖的佳欣,要求他的阴茎快点插入。

「太太,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佳欣没有回答,阿德也在犹豫不决。最后,他用三只手指代替阴茎插入了。

「啊!」佳欣发出了莺啼般娇滴滴的声音,颤动着身体紧抱着枕头。

借着手指达到高潮之后,身体一动也不动的佳欣,就用那种姿势抱着枕头。因为还留有馀韵,她那雪白的臀部,不时的还在抽动着。

手点着一根香烟,站在一旁休息的阿德,从原本充满不安的表情,变成很有自信的样子了。

「太太,你觉得如何?这种马杀鸡滋味很好吧?」阿德刻意强调这是属于马杀鸡的一环,用来维持按摩师和患者之间的关系。

清醒后的佳欣,发现阿德在摸着她的屁股,她有点难为情的伸手拿起睡衣之时,听见楼下有开门声,在模糊意识中正感到奇怪,居然有人上楼来了。

「我回来了。」这是丈夫的声音。

昨天他到大坂出差,今天因为要招待客户打高尔夫球,所以会晚一点回来。

佳欣爬起来想要穿上睡裤时,脚步声已经由二楼楼梯慢慢接近了。

阿德慌忙的把香烟熄掉,狠狠的帮佳欣穿上睡衣。在左脚已经穿进去,而右脚还在睡裤外的状态下,门被打开了。

这时,佳欣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不要啦!不要,你想干什么?」佳欣反射性的推开阿德,叫了起来,就像正被色魔强暴似的。

实际上,现在的阿德对佳欣来说,不是色魔也不是爱人,更不是情人,而是在电车里,一位自作多情的一个下流的男人。

楞在那里的尚谦,看着眼前二人在争执。佳欣强而有力的耳光,打在阿德的脸上。

「老公,老公,他想要对我非礼。」

就像一个遭受强暴的被害者一样,佳饮露出雪白的屁股,倚靠在尚谦的身上哭泣。这不是伪装的,自己也觉得奇怪,一旦开始演戏之后,就像站在舞台上一般,不能再回头了。

「这人是色魔,他想强暴我,快点打一一0报警。」

「岂有此理。」脸色苍白的阿德,颤抖着声音抗辩着。

「什么!你这个无耻的东西,我不想看到你,你快给我滚。」

「怎么会这样,太太。」

「你快给我滚。」

嘴巴还在动的阿德,无地自容的想从尚谦身旁走过去。

「你稍等一下。」

「不,我要回去了,详细的事情,你问你太太吧!」好像很生气的挥开尚谦的手,阿德走出走廊,从楼梯下去了。

尚谦想要去追阿德,但是走到楼梯口又回到房里来了。

「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啦,只是差一点!」

「裤子不是被脱下来了吗?」

「脱了一半而已。」

「他有没有摸你?」

「没有,幸亏你回来,所以没事了。」

佳欣抱着尚谦的脚哭着,内心却庆幸。只是靠阿德单方面的行为,就能得到欢喜,再加上他的服装整齐,向丈夫解释没有射精一事,也能行得通。

但是,当尚谦坐下来的时候,突然把佳欣推倒在棉被上。

「你已经被那个家夥奸淫了吧?」他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没有这回事。」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能骗我。」询问着被推倒的佳欣,尚谦苍白的脸在抽抽搐着,同时两眼通红。宛如要掏死佳欣似的非常凶。

「真的,他差一点脱了我的裤子。」

「怎么那么凑巧,我一回来就发生这种事,教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检查看看。」

尚谦瞪视着佳欣的双眼,佳欣也不认输的回瞪着他看。

「好,那么我要检查。」

尚谦站了起来,佳欣则闭着眼睛,以睡裤半脱的状态,静静的等等检查。

尚谦脱掉了她的内裤,使她的下半身裸露着,这时候,可以听到他的呼吸急促,而且他的脸靠了过来。

他张开了她的双腿,并且用手指触摸着花瓣。摸到了流着爱液,而且湿透的部位,他感到疑惑。

「湿得太厉害了。」

尚谦用手指拨开阴唇,他温热而急促的呼吸碰到了花瓣。尚谦把手指插入花瓣里,奇妙的是,这样竟然可以产生快感。抽出手指闻了一闻,他又插入花瓣里来回的搅动,寻找残留的精液。

「什么都没有吧!」

「但是也有借用工具的方式。」

「什么工具?你找找看吧!」

尚谦仔细的寻遍每个角落。

「什么都没有吧!」

「你一定已经被弄过了!」

「我没有,我只是差一点被弄罢了。」

「那么,可以告他吗?」

「可以啊!」佳欣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太不近人情了,但是又不能屈服。

佳欣闭着双眼,周围像冰一样的冷寂。只剩下尚谦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你说,真的可以告他吗?」

「可以啊!只是,就怕到时候,我们的丑闻就要公诸于世了。」

尚谦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但是一句话也不说。

「噢!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你太没有自信了。」

「佳欣!」

佳欣突然被抱住。

「不要!」她叫着转过身背对着他。

尚谦不耐烦的掀开她的睡衣,脸颊贴上雪白的背部,并且把嘴唇压了上去。

一直在忍耐着的佳欣,发现丈夫裤子里头的东西,变得很硬了。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一直都是软绵绵的阴茎,这时候,就像他的愤怒一样高胀了起来。

佳欣觉得很奇怪。尚谦松开了裤子的皮带,这是什么意思呢?正感纳闷的时候,怒张的阴茎已对着臀都的裂缝压了过来。

「大起来了,大起来了,趁它还没变小之前,我要插入了。」尚谦大叫着。

佳欣默默的擡高臀部,做出准备接纳的姿势。尚谦抓住丰满的臀部,把它拉了过来,同时将坚挺的阴茎插了进去。

粘膜受到摩擦而产生的快感,是佳欣好几个月以来,所未曾体会过的感觉,她因为兴奋而全身颤动着。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色小说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